上海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规划

回家过年实在需要勇气

来源: 2018年08月29日

回家过年实在需要勇气

狗年春节,我又没回父母的家,继续呆在单位所在的这座城市。在远离家乡的地方过年,早已习惯。

时下,回家过年,实在需要勇气。

鸡年岁末,春运运力告急的相关消息纷至沓来,数万人滞留火车站,无数人买不上票甚至于手握车票挤不上车,车站机场周边爆堵。这一切,消解了多少人归家的勇气?反正,我属于被打击的一个。

其实也是早早动了回家念头的,甚至都打算遵照父亲的想法,去小河弯弯,向东流的地方跟他们团聚。但是,想到手续要办,单位还忙,假期不长,旅途奔波,这么一犹豫再犹豫的,眼见着吃糖瓜的小年就到了,扫灶的日子也过了,得,老实呆着吧。再听说哥已安排了正月里让老头老太东南亚游了,不回家过年的歉疚,似乎也减了多半。

这样想,其实也是自欺欺人。已有几个春节没回家

回家过年实在需要勇气

,3年,还是4年,甚至都记不清。内心当然有愧面对正在渐渐老去的爹娘。没有一对父母不希望儿女回家过年,即便两代人彼此并不见得有多么的亲密,但一起过年,依旧是说不清道不明割不断的亲情。

因此,当我的朋友们一个个陆续上路,当人们大包小裹奔向机场奔向火车站奔向汽车站奔向通往伟大祖国大江南北的各条公路,我静守着这座不是我家乡的城市,为这些义无返顾地向着家的方向奔去的勇敢的人们,在内心为之送行。亲情战胜了他们对归家途中奔波劳顿的畏惧,这分勇气,值得致敬。

而有一点也随着岁数渐大越发看得清楚,就是,关于我在哪里过年,这些年来,父母实在给了我足够的包容,兼体恤。

记得离家游学的第一个春节,我就没有回家,而是跟着一群重庆孩子,挤上了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挪一步需十分钟连厕所里也塞满人口的西去列车,投奔重庆亲友,仅仅为了看一眼传说中的长江三峡,还有那层层叠叠曲里拐弯的山城台阶。对这份青春期孩子的好奇和任性,父母采取了默许。

后来,我的春节行程,是在南下北上的有规律的轮回中度过:头年带男友回南方,第二年就得陪男友回东北,如此反复。两个在父母眼里还没开牙的屁大孩子,年年不知疲惫地奔波在祖国大地上为铁道建设贡献微薄力量,而双方父母,除了高兴,还有周全,比如,免不了打来数千公里之遥的拜年。

再后,旅程的奔波劳顿彻底将上班族的我们打败。我们开始了在自己小家过年。自然,就与义务而言,我应该回家,儿女回家,就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但我吝于送上这份礼物,只源于我对旅途奔波以及年节应酬的逐年渐强的惧怕。因此,每逢年关,回不回家,成了一个问题。多番的自我头脑风暴,主题词就一个:矛盾。不回家过年的愧疚加忐忑,犹如摆脱不掉的梦魇,这年其实也就过得从不那么踏实。

但是,就内心的真实而言,我又确实真的很想很想,把这年还给自己。

岁末年初,做不完的工作,无尽的应酬,随之而来,有恐慌,有失落,有烦躁,正所谓的年终情绪病。此时此刻,没有哪一个上班族不想趁着这几天假,歇上一歇,收拾收拾凌乱不堪的屋子,看几张平日里来不及看的影碟,翻几本早想看的书,想想手头还未了的事哪怕什么都不做不想,就那么随随便便地蜷缩在自家的沙发上发发呆,愣愣神,都是特美的事,也是自己送给自己的最好的精神奖赏。

因此,有些话我永远不会跟父母说,但是我希望而且我相信他们其实内心已经明了年节时分,我渴望自闭,请允许我不走,让我还照常穿梭于我熟悉而他们陌生的城市里,忙着那些没什么伟大意义的事,让我于夜夜响彻城郊夜空的新年炮竹声中,安然睡去,在梦里,我会给他们拜年。

随机文章